忍无可忍:列日和瓦隆餐馆发起“空盘子”运动要求重开​;14000人签名求开放比荷边境;

Capture d’écran 2020-05-25 à 19.59.01

根据比利时媒体以及部长们的透露,以下时间需要重点关注:
6月3日国家安全中心将再次召开会议,以确定从6月8日起的比利时解封第三阶段的政策。
6月8日第三阶段开始,预计餐馆和咖啡即将有条件开放。边境将有条件开放。
Capture d’écran 2020-05-25 à 20.00.02
比利时联邦卫生部和国家危机中心今天宣布:虽然公共卫生部每天都会在新闻中发布关于疫情的信息,但全面的新闻发布会今后只在每周五举行。
640
在比利时疫情高峰时期,危机中心每天举行新闻发布会;后来由于疫情传播的强度减弱,变成每周举行3次新闻发布会。现在又随着疫情的进一步改善,每周才举行一次,下一次为5月29日。
Capture d’écran 2020-05-25 à 20.00.12
周日,比利时内政部长Pieter De Crem在RTL-TVi的“不是每天都是星期天”节目中,谈到“如果比利时出现第二波疫情,会不会重新封锁?”这个问题时说:“不会有第二次封锁,因为不可能回到我们经历过的时期。如果有第二浪疫情,我们将通过测试和跟踪与之抗衡。”
Pieter_De_Crem,_Vice-Prime_Minister,_Minister_of_Defence,_Belgium_(13468294955)
对于这位部长来说,允许餐馆和咖啡馆重新营业然后再将其关闭,是不可想像的,因为“我们的经济已经很难从疫情中恢复过来”。如果再次关闭,餐饮业将失去2万个工作。“别忘了餐饮业在比利时人的社会关系中起着重要作用”。
Capture d’écran 2020-05-25 à 20.00.19
单亲妈妈Catherine 的丈夫去年底因癌症去世,她上周末带着两个双胞胎女儿(9岁)去Hasselt的迪卡侬(Decathlon)购物时,遭遇了伤心事。
据HLN报道,Catherine带两个女儿去体育用品连锁店迪卡侬买自行车,“我们三个人耐心地等待着,距离足够远,戴着口罩”,但是最终被迪卡侬拒绝进入,理由是孩子应有“两个父母”在场。
dav
Catherine最终放弃了答应女孩们要买的礼物,尽管她们已经等待了两个月。不过她叫了警察并给“反种族主义中心”打了电话报告这个“有两个或多个孩子的单亲妈妈或爸爸不能购物”的婚姻状况歧视事件。
独立企业家联合会对事实进行了评论,并指出“存在防止新的锁定措施的规则,这将不利于我们的经济。我们不主张放宽这些规则,但我们认为应该始终以必要的人道和合理性来应用它们”。目前该事件还在沟通中。
Capture d’écran 2020-05-25 à 20.00.28
在禁闭措施中,比利时与荷兰的边界仍然关闭。今天,一封在线请愿书收集了超过14000个签名,希望比利时的宽松措施也适用于边界的另一侧,以缓解关闭边界对跨境工人带来的巨大问题。请愿书还提到恳求允许过境探亲。
768px-Traffic_sign_of_border_with_the_Netherlands.svg        1280px-Flag_of_the_Netherlands.svg
请愿书的发起人说,在目前情况下,没有医学理由仍然要执行严格的封闭。“请放宽适用于所有比利时人的措施,因为对跨境工人来说,许多人已经几个月没有见过家人了,他们的生活在边界的两边。”在线请愿书解释道。“看望家人、去商店、轻松地过境工作,这在比利时都是有可能的,现在应该允许那些在边境另一边有亲戚和工作的人适用这一规定。”
内政部长Pieter De Crem周日表示,他有信心边界将在6月8日之前开放,以允许家人探访邻国。但这一切都取决于比利时解除限制小组(GEES)专家的最新报告。

能救比利时薯条的只有吃客了!

炸薯条=“美好的时光”

 

因为疫情,75万吨原本要出口的马铃薯无处可去,面临被变成废弃食品垃圾被处理。
为了避免这种灾难事件发生,5月25日,反食物垃圾的手机应用“Too Good To Go”向比利时人发送了“SOS Patat”的请求——“救救土豆,吃炸薯条吧”。
薯条是比利时的国家象征,随着餐饮业的遏制和关闭以及出口的下降,马铃薯正在堆积如山。“储放薯条的冷藏室总是装得满满的”, Too Good To Go在新闻稿中警告说。为了避免浪费,只有一种解决方案:多吃炸薯条。
根据Belviva(Lutosa)的在线调查,十个比利时人中有九个十分喜爱炸薯条,四分之三的受访者将炸薯条与“美好的时光和无忧无虑的幸福”联系在一起。
因此,比利时人被号召用自己的胃和爱国情怀进行救援,以挽救75万吨马铃薯。

“我们感到完全被遗忘”

列日餐馆发起“空盘子”运动求开放

列日的餐饮业现在非常愤怒,他们觉得自己被比利时国家危机中心(CNS)完全忽略了,决定自己发声。
“一个月来,我们一直在谈论着除我们自己以外的所有部门的重新开放”,组织者之一Jonathan Servais表达了对政府忽视餐馆的不满。比利时国家安全委员会原定于5月27日开会讨论进一步解禁措施,现在又推迟至6月3日。
面对这新的拖延,列日餐馆的愤怒情绪上升。上周五,列日“Moment”餐厅的老板Jonathan Servais和Café International的老板Valérie Vermiglio等聚集了许多餐饮业同行,从周日开始发起了“空盘子”(Assiete Vides)行动。一时间,餐馆老板们纷纷把自己手持空盘子的照片上传脸书推特等社媒和其它社交网络。
Capture d’écran 2020-05-25 à 21.33.49
这个运动是由Facebook上一个叫“ Collectif Wallonie Horeca face le Covid”(疫情中的瓦隆餐馆群)的群组织的。该团体已经有来自列日地区以及瓦隆其它地区的近2000名成员,“空盘子”照片运动得到许多餐馆的响应。
Jonathan Servais说:“我们必须采取行动,否则一无所获,我们感到完全被遗忘了”, “我们会将自己的要求发送给Sophie Wilmès和Willy Borsus。必须有进展,否则我们大多数人将在短期或中期消失。”
除了在网上PO照,他们还展开实际行动。5月25日上午他们聚集在列日著名的Saint-Lambert广场进行抗议。参加运动的餐馆带着空盘子参加了这一行动。
Capture d’écran 2020-05-25 à 21.36.03
“这也将是非常具有象征意义的,就像布鲁塞尔餐馆老板通过将围裙放在地面上所取得的成就一样。”
他们一开始都收到了5000欧元的保险金,以支付停业三周的时间。“但是我们已经两个月了。此外,这笔钱对于丈夫与妻子一起工作的餐厅,和雇用十名雇员的餐厅来说,是完全不够的。”
他们提出了许多要求,例如将增值税降低到6%,维持过渡性法律和暂时失业的法律,“因为我们知道复苏将是逐步的”。
最重要的是,他们不希望对恢复营业强加过多的限制。桌子上的有机玻璃、每次拿盘子后要洗手等,这些规定会让他们抓狂。在这种情况下,工作将不再可行,许多餐馆将不会重开。
这个餐馆群体说,“没有我们,我们的城镇正在失去灵魂。在我们的行业沦为快餐业的一部分之前,让我们做出反应。我们仍然可以有所作为,但要为时已晚!”
这数百家餐厅的老板遇到的问题,并不仅限在餐饮业,而是将涉及众多行业:供应商、本地生产商、工匠、广告商、厨房设计师、室内建筑师等。
延伸阅读,看布鲁塞尔的餐馆老板们的苦恼餐馆增值税有望减至6%;布鲁塞尔餐馆老板向媒体大倒苦水;比利时与欧洲五国可能互通旅行

Author: 比利时德尚杂志

《比利时德尚杂志》创刊于2013年,是一本综合性时尚生活类杂志,内容涉及时装、美容、旅行、购物、生活、家居、文化、名人轶事、艺术和娱乐等各个方面。创刊至今,杂志致力于为旅比华人朋友提供最新最全面的购物旅游指导,深入介绍比利时的美景美食和文化,引领时尚潮流的LIFESTYLE生活方式。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