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人闪耀在全球疫苗竞赛中,与“比尔 · 盖茨的阴谋”有关

编者荐语:

要彻底终结新冠疫情还得靠疫苗。我们发现,在世界疫苗竞赛中,到处都有小国比利时人的身影,比利时还拥有全球最大的疫苗工业基地。本文略有删改。
以下文章来源于布鲁塞尔的灯火辉煌 ,作者千里寻羽
640.png
大家都看了“One World 一起呆在家”全球抗疫音乐会吧?我那天也早早地坐在电脑前,除了波切利、学友、逸迅和Angèle,我还重点关注一个叫亚历山大·德克鲁(Alexander De Croo)的人。其实这个人既不会唱歌,也不是特别帅,他的身份是比利时财政与发展合作部部长。

那么,一个小小比利时的国家部长,又凭什么能获得Lady Gaga的邀请,参加这个全球瞩目的盛典呢?要知道部长也是比利时的特产之一,单卫生部长就有9位呢。

原来,这位部长是代表一个叫CEPI的国际联盟发言的。他说,CEPI正在加速疫苗的研发,目标是在4个月内进行人体试验,并将确保将来即使最贫穷的国家也能获得这些疫苗。

据比利时《标准报》说,这位部长之所以能代表CEPI讲话,是因为两个比利时人

一是埃博拉的发现者、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学院院长皮奥特(Peter Piot),他是CEPI的创始人之一;关于皮奥特我已经说得非常多,全世界病毒学界最有名的就是他了。没听过的请看我上一篇文章。

另一位是美国强生公司(Johnson&Johnson)的执行委员会副主席兼首席科学家斯托菲尔(Paul Stoffels)。

如果没有疫苗,我们就永远无法回到过去的自由生活。全球的生物学家正在争分夺秒开发疫苗。仔细一看,活跃在疫苗研发中的比利时人还真不少,其中不乏重要人物。

 

640.jpeg

CEPI ——“比尔盖茨的阴谋”

全球疫苗研发的关键机构

CEPI(Coalition for Epidemic Preparedness Innovations),中文名叫“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640-1.png

你可能从来没听说过这个“神秘组织”。它不但来头很大很大,而且和至今在美国仍甚嚣尘上的传闻中“比尔盖茨的阴谋”有着密切的关系。

“比尔盖茨的阴谋”

自2014年埃博拉疫情爆发后,比尔·盖茨在2015年的一次TED演讲中曾警告说,未来几十年里,如果有什么东西可以杀死上千万人,那可能不是战争,而是个有高度传染性的病毒;不是导弹,而是微生物。这次新冠疫情出现后,美国有阴谋论者宣称“比尔·盖茨制造了新冠病毒(COVID-19),是为了从病毒疫苗中牟利,或是为了在全球布控监视系统。

而CEPI就是从2017年启动的盖茨夫妇致力的全球疫苗研究的“关键机构”,是目前新冠病毒开发疫苗的竞赛中的“关键参与者”。


“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CEPI自2017年在著名的达沃斯经济论坛开始启动,总部设在挪威奥斯陆。它致力于全球流行病的疫苗开发。CEPI本身并不直接研发疫苗,而是把从联合国到国家、基金会和私营的力量都集中在一起,资助全球的优秀疫苗项目的研发,并确保全球各国都能公平地获得疫苗。

640-2.png

©www.cepi.org

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Bill&Melinda Gates Foundation)和世界经济论坛等都是CEPI的重要合作伙伴。

此前,CEPI已经向全球多个研发机构投入了大量资金持续开展埃博拉病毒,拉萨热病毒,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等高危传染病治病病毒的疫苗研发工作。

CEPI的新冠疫苗进展

全球瞩目,争分夺秒

新冠COVID-19疫情是一场全球危机,它最终的解决方案只能依靠疫苗。遗憾的是,一种新疾病的疫苗开发通常需要5年以上。为了加快速度,全球的疫苗研制都在争分夺秒地进行。

尽管目前全球已经有数十亿美元资金投入新冠病毒疫苗研发中,但根据历史经验显示,最终仅有6%的候选疫苗能够投放市场。

640-1.jpeg

2020年3月,CEPI发出了筹集20亿美元的倡议来支持开发安全有效的疫苗。自2020年3月份以来,向CEPI捐款或认捐的国家就有:

德国1.4亿欧元
英国:2.1亿英镑
挪威:22亿挪威克郎
荷兰政府:5000万欧元
瑞士政府:1000万瑞士法郎
比利时政府:500万欧元
沙特政府:1.5亿美元

640-3.png

©www.cepi.org

从名单上我们可以看到,比利时政府的捐款跟其他国家不能比。不过,得益于比利时国宝级病毒猎手皮奥特,早在2017,比利时就是最早宣布加入了CEPI计划的国家之一。

目前,CEPI正在以空前的速度与全球最先进的疫苗研发机构进行合作。截至2020年4月8日,CEPI已经有115种候选疫苗处于不同的开发阶段。其中78项被确认为有效,有5个候选疫苗进入了临床开发阶段。截至今天,已经有3种疫苗已经进入一期临床试验,它们是:

Moderna的候选疫苗
Inovio的候选疫苗
牛津大学的候选疫苗

holthof.jpg

牛津大学疫苗背后的比利时人

Bruno Holthof

牛津大学医院的疫苗是目前欧美最被寄予厚望的疫苗,已经进入人体测试阶段。它的背后也有一个比利时人——布鲁诺·霍尔索夫(Bruno Holthof)。他2016年起牛津大学医院的首席执行官,拥有老鲁汶大学博士学位和哈佛商学院的MBA学位,是一位杰出的经理人。霍尔索夫(此前在安特卫普ZNA(Ziekenhuis Netwerk Antwerpen)医院担任CEO兼麦肯锡公司合伙人。

据霍尔索夫对比媒介绍,牛津大学正在对1100人进行测试,其中一半接种了疫苗,另一半是对照组。我们必须等待几周才能得出正确的结论。我们希望在五月底进入下一阶段,对6000人进行测试。


顺便说一下,德国生物科技公司BioNTech也相当引人注目。BioNTech于4月22日宣布与美国巨头辉瑞公司的合作进行了一项针对人体的临床试验。今年3月中国制药公司复星医药向BioNTech注入4400万欧元的科研资金。目前已经进入临床一期。

不过,全球疫苗研发进展最快的是中国,全球仅有的两种进入临床二期的疫苗都在中国。它们是:

 

1. 中国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院士陈薇团队研发的腺病毒载体(adenoviral vector)新型冠状病毒疫苗。

2. 国药集团中国生物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和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共同研发的新型冠状病毒不活化疫苗(inactivated vaccine)。

Paul Stoffels 和

强生公司的10亿美元计划

文章开头说到了比利时人、美国强生公司(Johnson&Johnson)的执行委员会副主席兼首席科学家斯托菲尔(Paul Stoffels)。

640-3.jpeg

Paul Stoffels

此前他曾任强生公司全球药品董事长一职,领导旗下的杨森制药(Janssen Pharmaceutica)的药品研发流程。他开发的三种药物在世界卫生组织的“基本药物”清单中。

Paul Stoffels毕业于安特卫普大学,研究传染病和热带医学,曾经在中非工作,主攻艾滋病研究。他后来遇到了保罗·杨森,并从1991年开始领衔杨森艾滋病药物开发。

保罗·杨森:杨森制药的创始人保罗·杨森出生于1926年,毕业于根特大学,一生发明了80多种新药,包括大家熟知的氟哌啶、依托咪酯、芬太尼等。他1953年以自己的名字创办了杨森制药,1961年被美国强生收购,但杨森公司还一直被保留着。

1995年,Paul Stoffels离开杨森之后与鲁汶大学教授Rudi Pauwels创建了生物技术公司Tibotec和Virco, 2002年该公司被强生收购。自2014年以来,Stoffels一直担任强生公司的首席科学家,负责全球药物的创新和开发。Paul Stoffels在2016年被比利时国王册封为男爵,2020年获得了著名的公共卫生方面的“巴斯德领导力奖”。

在这次新冠疫情疫苗竞赛中,强生公司强力出击,与美国生物医学高级研究与发展管理局(BARDA)与共同承诺超10亿美元的投资,用于支持疫苗研发与临床测试。3月31日,该公司宣布新近成功筛选出一种新冠病毒肺炎的主要候选疫苗,其目标是在全球范围内提供超10亿剂疫苗。

除了研发疫苗,强生公司还通过杨森制药,进行全球范围的抗病毒化合物库筛选工作。这些抗病毒筛选工作是与比利时鲁汶大学(KU Leuven)的Rega医学研究所合作进行。

640-2.jpeg

葛兰素史克(GSK Biological)

比利时拥有全球最大疫苗工业生产网络

据葛兰素史克(GSK Biological)官网,他们每年为全世界179个国家与地区的患者提供超过14亿剂疫苗,日均300万剂,占全球疫苗的四分之一。

而葛兰素史克疫苗部门的核心就在比利时。三个大型生产基地,分别在Rixensart,Wavre和Gembloux,拥有9000多名员工。这是世界上最大的工业疫苗生产网络。

GSK Rix.png

在开发新冠疫苗的竞赛中,GSK的角色并不是直接研发疫苗,而是提供自己现有的预防疾病大流行疫苗佐剂平台技术——GSK佐剂只需少量抗原便能生產大量疫苗。

2020年2月,在CEPI的协调下,葛兰素史克与原竞争对手、另一大疫苗厂赛诺菲(Sanofi)宣布结成史无前例的合作关系,共同开发新型冠状病毒疫苗,且预计在今年下半年展开人体试验。

德国疫苗希望之星CureVac

监事会新主席Jean Stéphenne

你可能没有听说过德国实验室CureVac,但你可能听过一则关于“美国总统特朗普想截胡德国疫苗”的新闻。特朗普想“抢”的就是CureVac公司的疫苗。今年3月,CureVac美国CEO丹尼尔·梅尼切拉(Daniel Menichella)在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3月初会面后不久就被撤职。

2020年4月,比利时人让·斯特芬(Jean Stéphenne)成为CureVac监事会主席——从2015年起他一直是这家生物技术公司监事会的成员。

jean_stephenne.jpg

  Jean Stéphenne

Jean Stéphenne毕业于Gembloux化学工程和生物工业专业,后在新鲁汶大学任研究员,主要负责开发乙肝疫苗,1984年成为疫苗研发的生产总监。1991年他开始担任刚才说的葛兰素史克副总裁兼总经理,被媒体称为“GSK先生”。他的创新能力非常强,获得各种创新奖项。

从比利时媒体的报道来看,他也非常“比利时”——不久前,这个比利时瓦隆人只接受了包括Le Soir在内的三家法文报纸的采访。

2020年4月,Jean Stéphenne对媒体表示,CureVac将于6月在德国和比利时启动其冠状病毒疫苗的临床试验。该公司专门研究基于信使RNA(mRNA)的疗法和疫苗的开发。CureVac在2008年就进行了首个mRNA疫苗试验,并拥有三个生产设施。

这位疫苗专家说,他坚信CureVac的信使RNA技术在新冠疫苗开发中能够成功。CureVac曾经在使用极低剂量的狂犬病疫苗后成功显示出免疫反应。目前他们正在加快第四家生产工厂的建设进度,使其能够每年生产数百万剂疫苗。

此外,比利时还有一些机构在研发疫苗,比如VUB的Etherna等;比利时科学家近期在羊驼的血液里发现了抗体,说不定以后还有更多的惊喜。

疫苗的研制是一个复杂而漫长的过程,无论是谁能研制成功,都是对整个世界的贡献。

本文部分参考资料
https://cepi.net/
https://www.lespecialiste.be/fr/actualites/socio-professionnel/bill-gates-bestelt-grote-coronastudie-in-rega-instituut.html
https://diplomatie.belgium.be/fr/newsroom/nouvelles/2020/la_belgique_libere_5_millions_euros_pour_recherche_vaccin_covid-19
https://cepi.net/news_cepi/oxford-university-vaccine-against-covid-19-starts-clinical-tests/
https://plus.lesoir.be/293351/article/2020-04-09/jean-stephenne-un-vaccin-prometteur-contre-le-covid-19-sera-teste-en-juin
http://economy.caijing.com.cn/20200424/4659314.shtml
https://be.gsk.com/

Author: 比利时德尚杂志

《比利时德尚杂志》创刊于2013年,是一本综合性时尚生活类杂志,内容涉及时装、美容、旅行、购物、生活、家居、文化、名人轶事、艺术和娱乐等各个方面。创刊至今,杂志致力于为旅比华人朋友提供最新最全面的购物旅游指导,深入介绍比利时的美景美食和文化,引领时尚潮流的LIFESTYLE生活方式。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