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艺术运动”Art Nouveau:新艺术和旧时光

这场十九世纪末兴起的艺术运动最初从比利时兴起,

进而席卷了欧洲大陆的大部分国家。

      “新艺术运动”是一场针对十九世纪欧洲学院派传统艺术的艺术运动。这一时期,比利时社会萌生了由知识分子和企业主组成的新兴阶层,他们在比利时经济繁荣的契机中发展了自己的实力,也让布鲁塞尔和比利时进入了一个更自由而年轻的新时代。

93469069_0_a8a0_a30af61e_XLDOMMASTERSKAYA

由此,他们开始鄙视市中心新落成的奥斯曼风格的大楼,转而投向建设城市周边的新城区,并寻找能够表达他们的现代化意愿和新生活方式的全新的建筑风格。

Photo Th.DAUWE-0380_0

1893年,利奥波德二世(Léopold II)的建筑师巴拉特(Balat)刚刚完成拉肯皇家温室的建造。他把对建筑物采光的创新当成首要任务,主要是在外观上全部采用金属和玻璃。巴拉特把金属运用在王室的私人建筑上的时候仅仅采用了工业手法,后来他的学生维克多·奥塔(Victor Horta)则更进一步,探索出一种跟得上时代进步的私人空间的建造方式。这种方式以灵动的曲线为美学基础,灵感来自能够暗示清新自然界的形状和结构。

78f7b1d31d282556881f9a1d91912bb5

一种被全面呈现的艺术

面对每一个“新艺术”风格的建筑外观,我们都能轻易地捕捉到几个常见的元素:用钢和铁之类的材料做成的外部装饰;波动的曲线,精细的装饰工艺,以及完全以自然元素为主题的壁刻和弓形窗户组成的相辅相成的建筑风格;建筑物对开放式采光和通风的渴望。

这种艺术不仅局限于对美的追求,也表达出一种让室内与室外空间联系起来的强烈愿景,这也体现了这些建筑物的拥有者的真实面貌。这场艺术运动不仅在建筑中有所表现,在家具,地毯,室内饰品和珠宝设计上都烙下了自己的印记。

Hotel Hannon

年轻的先驱者

     奥塔(Horta)并不是“新艺术运动”的唯一先锋。同一年,与他在同一个城区的保罗·汉卡尔(Paul Hankar)建造了他位于Defacqz路71号的私宅。两位年轻的建筑师随后共同设计出了那些称得上是这座城市的建筑瑰宝的建筑,并影响了许多其他建造者和艺术家,如亨利·范·德维尔德(Henri Van De Velde),乔瑟夫·霍夫曼(Josef Hoffmann),保罗·考奇(Paul Cauchie),还有原创家具制造商塞如里耶-波维(Serrurier-Bovy),珠宝商伍尔夫(Wolfers),甚至包括古斯塔夫·克林姆(Gustave Klimt)。

78d5d92657224edfe7d3bead1fee3a4f

“新艺术”的终结

     奥塔和汉卡尔的学生们反过来也为“新艺术”作了演绎。不幸的是,这种艺术概念在当时人们对建筑普遍的“简单装饰外墙”的要求中消失殆尽,只偶尔在室内装饰中出现,并已经演变为一种多变而风格各一的模式。

Art Nouveau

“新艺术”风格曾经在欧洲影响重大,不但形成了英国的“格拉斯哥学派”(Glasgo),奥地利的“维也纳分离派”(Sécession Viennoise)和其他重要建筑流派,它在其他相关艺术方面的非凡的发展也值得我们铭记。20世纪初的10年代,“新艺术运动”和第一次世界大战同时宣告终结,为后来的更具几何和抽像风格的装饰艺术腾出空间。

Art Nouveau

“新艺术”风格建筑今在何处?

布鲁塞尔(Brussel)

塔塞尔公馆( L’hôtel Tassel ),坐落在Paul-Emile Janson路6号,经常被视为“新艺术”运动最经典的开山之作。这座由建筑师维克多·奥塔(Victor Horta )于1893年建成的建筑,很快就在其他建筑中脱颖而出。布鲁塞尔的一些城区如Scaherbeek, Etterbeek, Ixelles et Saint-Gilles是在“新艺术”运动的黄金时期发展起来的,所以拥有很多这种风格的建筑。尽管从二战结束至二十世纪60年代末期遭受了很多破坏,布鲁塞尔至今仍然保留着500多座“新艺术”风格的建筑。

列日(Liège)

列日有200多座“新艺术”风格的建筑。这些建筑主要集中在几个城区:Fragnée,Fétinne, 植物园, Saint-Gilles, Cointe 和 Outremeuse的北部。首先要提到的是贝那尔公馆(Maison Bénard),由保罗·贾斯帕(Paul Jaspar)于1895年建造。

安特卫普(Antwerp)

安特卫普的“新艺术”风格建筑并不像布鲁塞尔或列日那样散布在各区,而是基本集中在一个叫Zurenborg的城区,它位于市中心东南3公里处,离Berchem火车站北边仅几步之遥。而大部分的建筑又都在Transvaalstraat, Waterloostraat 和 Cogels Osylei这三条街道之间的“新艺术”风格“黄金三角”区域。最美之一是向日葵大楼(Huize Zonnebloem),坐落在Cogels Osylei街50号,1900年由朱勒·霍夫曼(Jules Hofman)建造,,风格非常接近“德式青年风格”(Jugendstil)。自上而下每一层的窗户均为花卉造型装饰,但又全然不同。

 

相关博物馆:

奥塔博物馆(Musée Horta : Rue Americaine 25, 1060 Saint Gilles

http://www.hortamuseum.be

Musee-Horta

19世纪末艺术博物馆(Musée fin de siècle: Rue de la Régence, 3 ,1000 Bruxelles

http://www.fine-arts-museum.be

奥特里克公馆(Maison Autrique : Chaussée de Haecht 266, 1030 Schaerbbek.  www.autrique.be

考切公馆(Maison Cauchie: Rue des Francs 5 ,1040 Etterbeek.

http://www.cauchie.be

乐器博物馆Musée des Instruments de musique (MIM) : Rue Montagne de la Cour  2 ,1000 Bruxelles

http://www.mim.be

温室花园Wintertuin )Bosstraat 9,  2861 Onze-Lieve-Vrouw-Waver

http://www.visitwintertuin.be


作者: 比利时德尚杂志

《比利时德尚杂志》创刊于2013年,是一本综合性时尚生活类杂志,内容涉及时装、美容、旅行、购物、生活、家居、文化、名人轶事、艺术和娱乐等各个方面。创刊至今,杂志致力于为旅比华人朋友提供最新最全面的购物旅游指导,深入介绍比利时的美景美食和文化,引领时尚潮流的LIFESTYLE生活方式。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